守護生命安全 還居民無憂晴空

—高空拋物不文明行為調查

發佈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19 15:40:36

 

 

 

本報記者 陳鍶

近年來,高空拋物一直都是市民關注的熱點話題,高空拋物事件時有發生,被人們稱為“懸在城市上方的痛”,這種不文明的行為給社會造成了嚴重危害。有實驗數據表明,一枚重30克的蛋,如果從4樓拋下,會讓人的身體紅腫起包;如果從18樓拋下,可能砸破人的頭骨;如果從25樓拋下,衝擊力足以使人當場死亡!如何加大力度治理高空拋物墜物,守護好居民“頭頂上的安全”?為此,記者走訪了海拉爾區多個居民小區。

市民有話説:高空拋物必須從嚴管理、從嚴處罰

近日,海區學府路一小區7號樓門前發生了一起尋不到明確“肇事者”的高空拋物事件。事發當天,居民趙先生原本在清理自家車庫,剛要出去扔垃圾,一個很大的塑料袋就毫無預兆地從天而降!還好他反應快,躲得及時,才沒有被砸中。他走到近處才發現是一個散開的塑料袋,裏面是外賣包裝盒和吃剩下的半個雞蛋、半根果子等。趙先生推斷這很可能是樓上住户晚上懶得下樓扔垃圾才直接“天女散花”。可他向上望去,卻找不到真正的“肇事者”。7號樓上下一片漆黑,居民們都沒有開燈,也沒有開窗。於是,趙先生找來了小區保安。保安打電話詢問,居民們誰也不承認,保安挨家挨户敲門,居民們不開門。無奈之下,認真負責的保安查看了小區監控錄像,也沒有看到“肇事者”。對此,趙先生不免心生疑問:“如果無法確定高空拋物者是誰,該如何維權?”

與趙先生有同樣疑惑的還有王女士。王女士認為:“高空拋物這種行為不僅給居住環境帶來影響,更嚴重的是會危害路過行人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她告訴記者,自己曾在懷孕7個多月時在所居住的小區內,差一點兒被高空拋下的還裝有飲料的塑料瓶砸到,瓶子就掉在自己的眼前,把堅硬的水泥地砸出一個白點兒,雖然沒有被砸到,但也着實嚇了一跳。王女士説:“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後怕,但當時我比較着急上班,而且由於是夏天,家家户户都開着窗户,根本不知道是哪一户扔下的,想着也沒被砸到,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了。”

海區奮鬥鎮一小區的居民林先生最近也很苦惱,他是個上班族,家住6號樓,9號樓是他每天上下班的必經之地,可不知為何,住在9號樓6層的那對夫妻總是吵架,還把家裏的東西往下扔,皮包、枕頭、被子等物品應有盡有。有一次,林先生看到那位女士在氣急之下,竟把丈夫逐出家門,還打開陽台窗户,把丈夫的東西一件件扔到了樓下,有一個行人路過,被從天而降的拋物嚇了一跳,繞路走開了。

將垃圾從高層上隨手一拋,帶來的危害可不小,拋下的可能是無法挽回的悲劇。他們或許是圖一時之樂,或許是省一步之力,又或許是泄一時之憤,但這種現象嚴重影響着人們的居住環境,危害着羣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有居民表示,出現了高空拋物事件,卻尋不到人,可能會讓真正的“肇事者”逃脱。沒受到懲罰勢必會讓“肇事者”心存僥倖心理,以為自己逃過追責,不會受到懲罰就完事大吉。一旦養成高空拋物這種不文明的陋習,有了第一次,他們就有可能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等到高空拋物砸傷人砸死人,後果不堪設想。可若讓整棟樓的居民為“肇事者”的過錯埋單又未免牽連無辜。所以,必須從嚴管理、從嚴處罰。

物業談防範:技術手段+宣傳教育一個都不能少

“業主繳納物業費購買物業公司的服務,其中就包括了保障業主在小區內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市民李女士表示,小區發生高空拋墜物的行為,與物業公司的管理息息相關。

記者採訪了海區百合家園物業楊經理,他説:“完善的視頻監控系統是一個最直接的手段,它能起到很強的震懾作用。對於防範高空拋物和高空墜物,我們物業也加大了管理力度,除了安裝攝像頭,在小區各處樹立警示牌,在樓道里張貼禁止高空拋物的通知和居民公約,逐一通知居民之外,還定期開展法制宣傳教育活動,培養居民的文明意識和安全意識,讓所有居民認識到高空拋物行為的違法性質,自覺遵守法律,避免發生高空拋物行為。”

他還説:“業主們需要注意的是,儘量不要在陽台外沿、窗户外沿上擺放花盆、拖把等擱置物和懸掛物,以免發生高空墜物等意外。”

市民劉先生認為:“不好的行為還需要業主們互相監督,發現有高空拋物的可以舉報,因為高空拋物關係到業主的安全,做好相互監督和提醒。每個人都要對自己負責,也要為他人負責。我們家長的行為也會直接影響到孩子,要注意平時言傳身教,用模範行為教育自己的小孩從小做文明之人,行文明之舉,教育好孩子不要往樓下亂扔雜物。”

同時,將於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對於如何處置高空拋物這一危害公共安全的違法行為也作了完善,明確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有設置安全保障義務。所謂合理的安全保障義務,包括設置攝像頭、完善相應的安全設施等,未盡該義務的物業服務企業,應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

專家來解讀:高空拋物造成損害該誰擔責

對於市民們關於“如果無法確定高空拋物者是誰,該如何維權?”這一疑惑,我市法律專家作了解答:“《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規定:經調查難以明確侵權人的,由可能的加害人(建築物使用人)予以補償,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除外,此時的責任承擔屬於按照公平分擔損失的規則,依據法律的特殊規定承擔補償責任。此外,《民法典》新增了‘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在補償後,有權向侵權人追償’‘物業服務企業等建築物管理人負有采取必要安全保障措施的義務’及‘公安等機關依法及時查清責任人的義務’的內容。”

幾天前,記者在走訪海區學府路一居民小區時,物業工作人員反映,今年春天他們小區4號樓發生了高空墜物事件。由於陽台掛筐沒有圍欄,有居民冬天在掛筐上存放凍肉,今年春天的時候,冰化了,紙殼箱被水泡爛了,凍肉掉下來砸到了樓下的汽車,該居民賠償了車主三、四萬元修車費。親眼目睹事情發生經過的居民錢先生想了解,高空“拋物”和高空“墜物”到底如何界定?它們之間有沒有區別?

高空“拋物”和高空“墜物”都會給人們造成危害,但我們該清楚地認識到,它們是有本質區別的。對此,我市法律專家作了解答,“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通常指的是行為人通過人力將物品從建築物中拋下或者擲出,造成他人損害的行為,是由人力因素造成的一般侵權,它本質上是行為人致人損害,物件不過是行為人手中的工具。“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指的是建築物本身的一部分或者安放在建築物上的物品,通常是由於非人力的因素自行墜落,造成人身損害,是由非人力因素引起的物件致害的特殊侵權,從性質上講,是物件致人損害的責任,也是一種過錯推定責任。高空“拋物”和高空“墜物”在侵權主觀狀態、行為屬性和物品涵蓋範圍上都有所不同,故由兩者引起的民事責任在法律性質上也有所區別。

法條鏈接:

將於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規定:禁止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的,由侵權人依法承擔侵權責任;經調查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補償後,有權向侵權人追償。

物業服務企業等建築物管理人應當採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規定情形的發生;未採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應當依法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

發生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的,公安等機關應當依法及時調查,查清責任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在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中增加兩款作為第二款、第三款:“從高空拋擲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的,處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有前款行為,致人傷亡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後果,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次審議稿)》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後増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二:“從建築物或者其他高空拋擲物品,情節嚴重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上一篇:[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