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月而眠

發佈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13 09:38:48

 

韓景波

童年的月光,是在奶奶與媽媽懷裏,隨着一曲曲哄我入睡的歌謠認識的。我喜歡月亮甚於太陽,從童年到現在,幾十年時光流逝,依然難忘童年的月光。夏夜裏,一家人拉張席子在場院乘涼,看着月出東山頭,奶奶就要給我講故事了。往往是在奶奶的故事裏枕月而眠,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大人抱回到屋裏的。童年的月光是跳躍的,月光走,人也走。人跟在月亮後,灑下一串的笑聲。鋪滿了一地的月光,似乎也跟着歡笑聲曼妙起來。最美的記憶還有“撈月”、“煮月”。有月亮的夏夜,我們於村前小河邊,捧一捧河水在手心裏,待水沉靜下來,一枚亮晶晶的月亮便在手心裏跳躍,盪漾。當水從指縫間漸漸消失,那枚月亮又悄然回到河水中。再撈,月亮又回到手心裏。光撈月亮還不過癮,有時候還會順着興致煮月亮。找一個鐵勺子,盛好水,擱在三塊架成中空的石頭上,月亮就悄然靜寂地躺在勺裏了。再放上幾條意外收穫的小魚,就可以點火燒柴,開始享受煮魚也煮月的樂趣。

成年後,隨着奔波的腳步,水月、山月、大漠月等等見得多了。無論怎樣的月光,倒是越來越安靜了。對於一個拼搏着的人來説,安靜地看一會月亮,似乎也成了難得的享受。拖着疲憊的身軀,走在歸家的路上,此時,月光更像一位一直陪伴着的知己。

有了點年紀,月光也似乎隨人變得沉穩。這時候,更願意一個人,坐在自家小院的一角,泡一壺茶,或倒杯酒,時不時啜一口,安靜地仰望月亮。“月是故鄉明”,疲累的時候,就習慣地想要逃向故鄉那一片月夜。這時,雖然物是人非,但那枚一直養在心底的月亮依然凸顯在歲月的天空。家鄉小院,坐北朝南,有窗對着一片天。往往有興致,在有月的夜裏,泡一杯普洱茶,對着月色慢飲,妻子一旁靜靜地寫她的字。其實,我們最喜歡的是躺在牀上看月亮。誰都不説話,就那麼靜靜地看月亮飛昇疾走。它的清輝彷彿寫滿了答案,彷彿有個智者在緩緩地回答:“你的此刻是幸福的。”是啊,人的幸福在於平平常常的滿足。此刻,我與妻相依,與自然天籟相和,這種幸福哪裏去尋呢?妻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了,微鼾有聲。我微微地眯上眼,在她的鼾聲中,枕着一片月色入了夢鄉。


上一篇:[故事匯]
下一篇:林區往事